光光兔與振振虎

  • 腦洞向,毫無文筆可言

  • Ooc預警

  • 只想紀錄下萌萌的裘光


1.


老虎幼崽裘振振正噗嗄噗嘎地食用著老虎媽媽留下的碎肉塊。


突然間,裘振振的老虎耳朵動了動,停下了嘴邊動作。


2.


奶虎振很疑惑。


眼前這小小團白色雲朵為啥在老虎巢穴附近的地面上,而不是在高高又藍藍的天空上?


 還一動一動的。


是不小心掉下來的嗎?


如果從很高很高的天空上掉下來,是不是很痛很痛啊?


有沒有流血呢?...

2017-06-13

你好不好07(完結)+辜戰視角番外:後來的我們

只期待後來的你能快樂,那就是後來的我最想的


  兩日後,得知父親辜戰連人帶車跌落山谷身亡的辜証攜著止戈到達現場。
  

  止戈還是忍不住哭了。

  明明有著家屬身分的人,還沒有他那麼狼狽。
  

  飄在止戈面前的辜戰,伸手撫上那張因哭泣而扭曲的臉龐,牽起一絲苦笑。
  

  對不起,小戈。對不起。
      


  如同當年辜戰和止戈相識相知的默契程度,辜戰能明白止戈內心崩潰的程度。
  

  辜戰這輩子積欠止戈的,下輩子,他會加倍償還的。這一世,就讓辜証好好替辜戰珍惜止戈吧。
  

  小戈現在知道你是我兒子了,你們現在有很大的難關要過,以後也未必風平浪靜,但是阿証,你千萬不要放棄,...

2017-01-20

你好不好06


防雷注意


  1. 此篇開始請慎入

  2. 此為邪教文,以宏正衍生的原創角色是辜戰的兒子。

  3. 辜止BE

  4. 此篇是另類辜止文,辜止部分重點聚焦在「愛著對方的這份感情」上。

  5. 不能接受請關閉頁面離開,以免身心靈不適




用新的幸福把遺憾包著,就這麼朝未來前進

   那日之後,辜証便纏著止戈。

   止戈非常疑惑為何辜証總是出現在自己眼前。

   撇除那張和辜戰相似的臉龐,止戈對辜証這個人沒什麼過多的評價,生活到處遇見辜証對他而言本來也沒什麼好與不好。


  辜証一再出現,總讓止戈想起辜戰,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止戈自己心裡也有個底,他止戈這輩子,怕是不可能忘記...

2017-01-01

你好不好(戰戈)05

  陽光灑落,止戈深邃精緻的臉龐有一半被溫暖的黃橙光線包覆,止戈圓潤的眼瞳染上溫潤色澤,成了兩顆折射著波光閃耀的淡椰褐色寶石。低調溫潤,剔透無塵,如同止戈本人的氣息。


  那天夜晚酒吧後巷其實並不是辜証見到止戈的第一面。辜証第一次見到止戈時,止戈亦如今日,坐在辜証工讀的甜點店裡靠窗的座位上,點了MENU上的人氣甜品,笑得像個孩子。辜証覺得這個娃娃臉大叔每吃一口甜品就浮現一次幸福滿溢表情的畫面很有趣。後來辜証發現娃娃臉大叔幾乎天天都來,有時得空便擇位落坐,有時看起來時間緊迫,繃著臉快速點完外帶就一直盯著手錶。

  等止戈面無表情結束了公事通話,辜証轉身和有著倒三角形瀏海的同事交換了個眼神,對...

2017-01-01

你好不好(戰戈)04

  辜証和止戈相遇便是在這個酒吧的後巷中。

  當時止戈正在被幾個醉漢騷擾,卻很不碰巧的是幾個異能行者。

  高中時的止戈,名列排行榜第二名,擁有整整一萬點的戰力指數。然而高三那一年後,止戈便與一般麻瓜無所不同。止戈花了一些力氣廢去了自己一身的戰力指數和武功,只因那些「天賦」,對他來說是把利刃,總讓他想起那些舉盾與辜戰並肩的日子。

  那些回不去的日子。

  止戈被壓制在冰涼的地板上的那個時刻,感覺後悔丟棄戰力指數。

  儘管肉搏體術修練得再強,麻瓜在異能行者面前,這單薄的血肉之軀多麼不堪一擊。他的外套被用強硬的力道脫下後,不知所蹤。他的襯衫已經變得殘破不堪,一股令他作噁的氣息埋首在他頸...

2016-12-24

你好不好(戰戈)03

止戈,和辜戰,是高中同班同學。

  辜戰和裘球從終極一班畢業後就結婚了。


  他們高三的那一年,感情進度迅速趕超,離畢業不到兩個星期時,奉子訂下婚約。


  裘球和辜戰家庭狀況相似,母親一個人獨攬經濟重擔直到病倒,裘球即使課餘時間打工,也賺不來母親就醫高昂的醫療費用。何況還有父親在世時欠下的賭債。於是辜戰和裘球結婚了,到處兼差忙得昏天暗地。後來經由汪大東介紹,開始執行高風險但高薪跨時空遊俠任務。
  

  他們的孩子,辜証,在父親長期不在家,母親偶爾跟去的狀況下,成長為一名擅長家務、懂事乖巧聰明的青少年。辜証長得像爸爸,個性也像爸爸,尤其霸道起來半分不讓的樣子如初一徹。不過值得慶幸的是,辜証並...

2016-12-24

你好不好(戰戈)02

  止戈弄不明白現在是什麼狀況,為什麼辜戰要提出奇怪的要求、為什麼辜戰現在正親吻著他。戰力比辜戰高一千點的止戈,若認真掙脫,辜戰是攔不住的。只是止戈從來,就不願對辜戰出手。也從來,就不懂拒絕辜戰。


  辜戰的吻,出乎意料的溫柔。沒有撕咬,沒有粗魯地衝撞。


  這或許,正是止戈逐漸淪陷的主因。辜戰像在吻一個心儀好久、令他想好好珍惜的人,而正在被這樣吻著的是止戈。辜戰轉變了親吻方式,舌頭稍微一頂,輕鬆撬開了止戈的貝齒,止戈後知後覺卻毫無防備的楞神間,辜戰的舌頭已經掃過他上下排牙齒,纏著他的舌頭,進行更深一層的侵略。帶領止戈無所適從的舌頭,辜戰徹底擊退了止戈的理智,使他專心沉浸這份從前他...

2016-10-29

你好不好(戰戈)01

  辜戰和止戈,是好兄弟。 

 
  「戰,你好重喔…‥」止戈吃力的揹著醉如爛泥的辜戰駐足在辜戰家門前。


  止戈稍稍調整了揹人的姿勢,騰出一隻手去觸碰門上的密碼鎖,明明正確輸入辜戰的生日解鎖,卻聽見警示聲表明密碼錯誤。止戈一愣,想著大概是手誤,再次輸入相同數字組合。然而,二聲連續短促的警示音依然從機械中傳出。


  止戈默了一瞬,纖長手指重新輸入另一組數字。0528。

  門開了。
  
  半揹半扛地終於把辜戰帶到床上,止戈舒了一口氣,「戰你以後不要吃那麼多了啦,你超重的欸,快累死我了。」

  止戈把辜戰的鞋子脫下,還偷偷聞了一下。果然臭臭的,之前上室內體育課還誣賴說是他腳臭。不過,現在...

2016-10-24

情不自已(辜止)

《情不自已》


01

  「戰,我一定要一輩子跟隨你。」


  辜戰以為止戈說的追隨,是當一輩子兄弟、朋友的意思。


  辜戰以為他的人生中和止戈形影不離的時光,大概就是他們穿著制服,一起讀高中的時候而已。所以止戈時刻跟在他身後的日子,也就是那段時間而已。


  對止戈來說,高中三年的時光,根本不夠。即使是上了大學,止戈還想要繼續當辜戰的跟屁蟲。在校園一角兩人一起吃午餐,一天的最後一節課結束後等對方一起回家。


  因為他的興趣就是跟著辜戰啊。


  所以,最好是可以選到同一堂課,那樣的話會很方便。


02
  解開大門的密碼鎖後,辜戰推門而入,身後跟著同樣時濕淋淋...

2016-08-10

© 澹然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